您的位置:首页>>情色小说>>不倫之馴服艷母 [2/3]

不倫之馴服艷母 [2/3]

(二)想要兒子幹媽媽的小穴

  「俊兒……我的乖兒子……請你聽媽媽的話……我們是母子……如你和我作
……那麼就成了亂倫……這是為世所不容的不倫行為……你現在年紀還小……媽
媽原諒你的無知……但切要適可而止……不能一錯再錯……」

  小俊並沒有為母親的話有所動搖,迅速站起來把身上所有的障礙物除下,春
心正蕩的淑蘭仍舊軟弱無力地躺著,但當兒子的雞巴暴露在她眼前時,不禁破口
嬌嘆:「啊呀!好大……好大……」

  足有七吋多長的大雞巴像鐵柱般怒立著,它的主人,是一個與它比例絕不相
配的十四歲小孩:小俊個子不高,還不到155公分,而身形亦不魁梧,相對地
與身材高挑(165公分)豐滿的母親淑蘭比起來,更加顯得矮細,因此淑蘭萬
料不及,小時候幫兒子洗澡時,所見那隻還不成氣候的小雞雞,現在竟……

  說時遲那時快,小俊已把淑蘭按在地毯上,將母親修長的雙腿扒開,敏捷地
把那對粉白大腿用手環抱著,小腿擱在雙肩,純熟地使出一招「老漢推車」,對
正中心點一用力就往下插去,非常清脆利落,沒有多餘的動作,清脆地一下子就
把大半個龜頭埋入小穴內。

  「噢……痛……」雖有云久旱逢甘露,但粗暴的交合來得太突然,何況要面
對的是一支雄偉巨棒,淑蘭痛得皺眉了。

  「啊!媽,對不起……俊兒弄痛了你嗎?」小俊到底也是疼愛母親的,於是
停了下來,不禁低頭看去,發現母親股縫間雖早已洪水泛濫,但縫隙裡那一道黏
黏濕濡的溝渠原來竟這樣的幼嫩狹小,鮮紅色的水蜜桃被一撮稀疏的恥毛薄薄覆
蓋。

  小俊暗嘆這正是自己最喜歡的類形,登時如獲至寶,忍不住伸手拔起一小撮
陰毛摸上一把,觸手輕柔軟熟,教他寵愛萬分。陰毛沾滿黏黏愛液,是母親對性
慾渴求的最佳物證,想著更覺興奮莫名,一手把毛逆上撥去,整個肥美飽滿的成
熟陰戶即時無所遁形地暴露於前,隆隆凸起的小穴沾滿淫水黏液,嫩紅穴肉被大
龜頭擠壓得漲卜卜的左右分開,中央那顆花生米大小的陰核膨漲得似在一卜一跳
的,好不可愛。

  「唷哦……俊兒不要看……求……求求你……不要……」

  試問世間上有哪家的母親,會喜歡這樣子把陰戶無遺地表露在自己的孩子眼
前?尤甚是這麼一個溢滿淫水浪液的放蕩陰戶、一個正被自己孩子的雞巴挺壓著
的陰戶。淑蘭心裡極想逃避,但兩條光滑大腿正被小俊雙手牢牢的環抱鎖纏,陰
戶被五指及龜頭撫弄頂壓得又酸又癢渾身乏力,碩大肥臀扭來扭去淫態盡現……

  小俊並未急於進攻,他知道要將母親的慾火燃至沸騰,才能給她最高潮的享
受。於是慢慢地用龜頭在蜜穴週圍的黏膜肉壁不斷地旋磨打圈,時而挺前半吋、
時又後縮數分,與其說是抽插前的愛撫,不如說是叫人難受的頑皮折磨。

  「噢噢……嗚呀……癢……好癢……俊兒……媽……啊……癢嘛……」

  「媽,剛才聽你說甚麼『好大……好大……』的,你指的是什麼?是不是想
說俊兒的大雞巴好大呢?」

  小俊為使母親能儘快投入,於是便說一下調情話培養氣氛,豈料又被母親一
頓喝罵:「呀……什麼……小孩子……不……不准說……穢語……不准……啊唷
唷唷唷……」

  小俊感到沒趣,未讓母親把話說完,兩隻手指就伸往那敏感的小紅豆不住捏
弄,刺激得淑蘭全身發軟,嬌軀隨著陰蒂每被捏弄一把,便不自然的抽搐一下:
「啊呀……噢噢噢……不行……啊……俊兒……媽不許你這……不准……好……
……好痕……好癢……唔哼……要……快……快嘛……我要……快……給我……
噢噢……」

  小俊知道如今的母親已被自己精湛的性愛技術折騰得將要投降屈服了,本來
想「孝順」她一下,但童心未泯的他見母親還是這般嘴硬,內心有點不悅,再加
上淑蘭到此地步還是如此兇巴巴的,掏氣的小俊不禁泛起了一股報復心態,竟想
著要給母親一點小懲罰來。

  「媽,你哪裡好痕好癢呀?告訴兒子,好讓兒子替你搔搔癢呀!」他猥褻的
問道。

  「啊……不……你……你明……明……知故問……呀……不……不要……」

  小俊加強了龜頭摩擦的力度,並且加速挾住了陰核的手指一捏、一捏、又是
一捏。

  「呀啦……嗚嗚嗚嗚嗚……不要……俊兒……乖……不要……饒……饒了媽
吧……」淑蘭被兒子逗弄得死來活去,一雙媚眼泛紅起來,若啼若悶的眼神哀哀
地凝視著兒子。

  小俊看在眼裡更感得意洋洋,但郤未有放過母親:「媽,俊兒並沒有對你怎
樣,只是想知道你哪處好痕好癢,好讓我可替你搔上一把、止止痕癢而已!」

  始料不及兒子竟會懂得這樣的成年人把戲,竟然把自己的母親逗弄調戲至這
個地步,本來一句『小穴好癢』可能已把事情解決,可是要淑蘭這位知書識禮、
平日尊貴優雅的夫人吐出此等下流髒話自是不易,更何況是要在自己一向嚴加管
教、千叮萬囑不許說粗言穢語的兒子面前說,恐怕要死會來得容易些呢!

  想著想著,不知何時小穴已被一股溫熱濕燙的暖流侵襲進來,好像有一尾刁
鑽靈巧的活游魚正閃電般竄滑進玉穴的深淵,這下可叫淑蘭比剛才更難受萬分,
直教她急得快要哭下淚來,回神一看,郤原來小俊竟用他的乖巧長舌在舔弄著自
己的陰戶,由外而內、由淺入深的不停快舔著。

  「嘩啦……俊……兒……嗚呵……唷……別……別舔……髒……啊……好癢
……好……好癢嗚……」

  「雪雪……雪……吮……吮……」凌厲矯舌把肉縫內的濕潤黏膜舔舐得「吮
吮」有聲,小俊兩手仍死命環抱著淑蘭,手掌郤按在陰戶左右,將兩片漲卜褐色
的大陰唇向兩邊扒得大開,舌頭不停在穴縫中央的翠嫩穴肉來回前後猛舔,一大
蓬腥濃淫液被小俊像喝著天降甘露般的不住往口裡吞下,小陰唇殷紅的內壁肉經
愛液濕潤變得光滑,份外嬌艷。

  淑蘭全身最性感的神經樞紐--小陰核也難逃被舔的命運,不時遭兒子猥瑣
的舌尖輕薄,遇爾蜻蜓點水式的輕觸,每一觸碰的震撼都教她興奮難耐得嬌軀打
顫,快感直貫滿全身;忽爾又被一口含在嘴裡吸吮,直把可憐的淑蘭刺激得快到
達亢奮的頂點……

  「不……哎唷……不……要……要……好爽……好痕……好……癢……」

  「那麼快告訴我,媽到底是哪一處痕?哪一處癢?」

  換轉是別的女人,恐怕一早要俯首稱臣,但身為兒子的母親,要拋低那種輩
份的觀念以至到為人母親的尊嚴,試問又談何容易?無奈面對著此一死纏不放、
又擁有那麼一身超凡的調情性技的壞孩子,再三貞九烈的貴婦也支持不了,再聽
兒子說話的語氣滿帶鼓噪,心知若不給這小惡魔消氣,恐怕還有夠受。

  「俊……俊兒……媽……媽……說……呀……噢……媽說了……媽……媽的
下面……下面很癢……啊啊……啊……」淑蘭說著,臉上一片嫣紅。

  「下面即是哪裡?你不好好說明白,教我怎知道呢?」

  「啊!」淑蘭心下一楞,兒子是要自己說更粗髒的話。

  小俊見母親支支吾吾的,便又舌頭繼續猛挖,手指再度壓上漲大充血的陰核
猛搓。

  「嗚呀……不要……壞孩子……俊兒是壞孩子……啊……媽媽的……媽媽的
小穴……好癢……嗚……羞死了……」淑蘭說罷,無比羞赧、媚眼緊合,但郤發
現兒子並未有停止他那淫虐式的折磨,繼續用淫舌玩弄著她。

  淑蘭深怕自己是否說得不好:「嗚……俊……俊兒……我的好兒子……乖孩
子……媽的小穴好癢。啊……媽已經聽話說了……求求你……就……行行好……
饒……饒了媽吧……」

  「可是媽你不是說不可以說髒話的嗎?怎麼現在自己又說啦?」

  「啊……媽……是……是媽媽不對……媽……知錯了……媽……跟你說……
說聲對不起……啊……好嘛……俊兒呀……我的……好俊兒……不要再折磨媽了
嘛……」

  小俊聽了母親的話,滿意地笑了笑,然後整個人壓上了淑蘭的身軀,可是還
未有立即插入,先把頭埋在母親一對豪乳上,兩顆變硬了的乳頭一顆用口咬上,
慢條絲理地輕啖淺嚼,恍似在品嚐著最美味可口的佳餚;另一顆則拿在手指上猛
捻,明顯又是在吊母親的胃口。

  「那媽媽現在想俊兒怎樣替你止癢呢?」

  淑蘭懊惱著這個得勢不饒人的兒子,換著是平時早已把他給罵個不亦樂乎,
但此刻被逗弄得慾焰攻心、飢渴難耐得近乎發瘋的她已萬萬不敢做次:「嗚……
好……媽說……媽想要你……要你……幹……幹……」

  「是不是要我幹小穴?!」

  「是……是的……要……要你幹小穴……」

  「我是什麼『人』,要我幹『誰人』的小穴?!」小俊加重語氣說出『人』
和『誰人』二字。

  「嗚嘩……好……好過份……我的乖兒……不……不要欺負媽媽了……我不
要……說……好壞……壞透了的孩子……」

  要為人母親的說出如此羞恥無比的一句淫話,再開放的女人也不可以,可是
小俊不到黃河心不死,當下雙手齊發,一把抓住淑蘭兩隻大肥奶又是一陣的搓、
揉、捽、磨,同時雄壯的雞巴將大龜頭對準那個已經被逗弄至濕得透徹、熱到發
燙了的肥美淫穴,死命的用馬眼壓住陰核猛頂猛挺,直逗得母親心急如焚、再次
告饒:「啊啊……我說了……啊……俊兒別磨……媽……媽說了……」

  小俊於是停了半晌,好讓淑蘭有喘息機會,而抬起了的頭郤用色迷迷的眼光
凝望著母親,似乎要親眼看著母親說出『那句話』。

  淑蘭瞥見兒子如此的看著自己,羞恥得難以自拔,粉面通紅閉上媚眼,停了
半天,郤也始終說不出口。小俊不耐煩地再次展開攻勢,且比前更為劇烈,手握
一對大肥奶子起勢狂揉,嫩白乳肌擠壓至扭曲變形,兩顆挺凸乳頭挾在指間不絕
捏弄,敏感的陰核再次飽受龜頭馬眼的折磨,將淑蘭全身最脆弱的三個神經點刺
激到了巔峰。

  「啊啊啊啊啊……不……我說……我說了……」

  「那麼快說,別把眼兒合上,望著俊兒好好的說!」小俊這次未有停下來,
他要懲罰母親之前的不從,要母親面上掛著一副淫態浪蕩的表情睜著眼說。

  對於兒子這近乎命令的口吻,此刻的淑蘭只能無奈地順從,她幾乎可肯定,
此生大慨已沒有比現在更加羞人的時候了。

  「不要……不要……俊兒……好俊兒……好羞……我不要說……嘩啊啊啊啊
啊(可憐的陰核又被一陣無情的急磨)……我說了……好人……請你不……不要
再逗媽了……你……不……啊……唷唷唷唷(又被急磨)……你……你是媽媽的
兒子……噢噢……媽……媽想要……想要……啊……不行……怎能說……嘩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再一陣更急劇的磨旋)……想要兒子幹媽媽的小穴……嗚……羞
死人了……嘩呀……好……好過份……俊……俊兒……好壞……啊啊……」

  原已火紅的俏臉,如今更燙得像燒紅了的鐵,淑蘭兩手搭著小俊雙肩,八字
形大腿跟肥臀一同向上猛翹,口中吐出那羞恥萬分的淫詞蕩語。

  那雙因怯於兒子淫威而無奈地苦掙開來的杏眼,正隨著兒子龜頭一下一下的
狠揉而變得哀怨地、妖媚地凝望著兒子,恍惚在怨尤兒子的殘酷、也要用眼神去
打動兒子、懇求他欣賜一頓猛抽狠幹,以解那被慾火燃燒至爆烈的痛苦。然而內
心郤又出奇地釋出了一種難明的被解放感覺,就像所有的世俗枷鎖和壓力都已能
拋諸腦後、棄之不顧,一心只需全情墮入性愛的漩渦中,整個人泛起了一絲一絲
無形的舒態。

  「啊……俊兒……我……想要……要插小穴……要俊兒插媽媽的小穴……快
……快嘛……」

  淑蘭她認命了,對於這個天生異稟、又擁有這麼一身會折磨女人的調情性技
的兒子,她只能把一切都豁出,無條件地靜待兒子的雞巴去把她俘虜。

  小俊雙眼與淑蘭互望著,腦中閃出了一幕幕的回臆,面前這個自己的親生母
親,由出生到成長的這十四個年頭,她含辛茹苦撫養著自己,在外頭工作吃苦、
回家都不哼一句,那種女強人的形象,是多麼的充滿幹勁與魄力;他不愉快的時
候,母親對他關懷備至、百般呵護,是那麼的慈祥和藹;當受到傷害、傍徨無助
之時,她挺身相助,是那樣地剛毅堅強;甚至自己犯錯而被她責罰,她那副嚴顏
厲色都這樣地叫人肅然起敬;萬料不到在這無心插柳的一夜,竟因為自己的色膽
與性技,又發掘到母親風情萬種、淫浪放蕩的神秘一面,心中飄然地自覺是世上
最幸福的孩子,想著想著竟自呆在當場。

  「嗚呀……俊兒呀……我的乖兒子……好親人……媽已經說了嘛……你……
你還等什麼……求求你……饒過媽吧……媽好想幹穴……媽想被你幹……嗚……
快……快嘛……不要再折磨我了……」

  聽到淑蘭已幾近瘋狂的淫聲哀求,小俊才如夢初醒,乍看身下的母親如今雙
目通紅,淚凝於睫,直急得眼淚兒也快滴下來,粉額滲出了微微汗脂,頭不斷左
右搖曳使染上粉紅的秀髮披散開來,簡直活像個蕩婦無異。小俊何曾得見母親這
麼一個成熟美婦會作出如此撩人痴態,一股驕傲自滿和勝利的成功感油然而生,
畢竟對一個只有十四歲的小伙子而言,能把一位不論年齡、身份或地位都在他之
上的成熟艷婦用性來逗弄到如斯境況,現實中又有幾人?更莫說那成熟美婦是自
己至尊無上的親生母親了。

  小俊細意覽賞著母親那成熟飢渴的性感痴態,真是歡喜到極,歪心本想再加
調戲,但對方終歸也是自己敬愛的母親,加上那副楚楚可憐模樣又實教他於心不
忍,再說自己亦早已慾火高昇,當下不再糾纏,已對準了陰溝中央的大龜頭用力
一頂,「噗唧」一聲,整個就沒入於小穴之內。

上一篇:誘惑母親 [4/5] 下一篇:金潔老師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