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情色小说>>奴隸調教方程式 [5/6]

奴隸調教方程式 [5/6]

第五章  使少婦墮落的凌辱和剃毛

                   1

  清美感到很幸福,因為靖久有了暑假,兩個人要去十天的休閒旅行。地點是
在XX高原。也就是從前去過的XX高原開車兩小時的路程的避暑勝地。那裡很
涼爽,有網球場,高爾夫球場,游泳池等設備。

  清美喜歡去那裡的原因,是聽說住處是獨立家屋,被此的私生活不會受到干
擾。

  「到了那裡,晚上用再大的聲音叫也沒有關係的。」

  聽到靖久這樣說,清美擰一下靖久的大腿。到了那一天,他們利用電車和計
程車到達XX高原。農村式的房舍很寬大。

  「太好了。」

  清美進入房間,就投入靖久的懷裡。

  「是啊,聞到樹木的味道,感到很舒服。」

  靖久放下行李,摟緊清美接吻。雖然是輕吻,但足以點燃清美的慾火。兩個
人在浴室裡淋浴,同時撫摸對方的身體。

  「靖久,在這裡不會發生什麼奇怪的事吧。」

  「什麼奇怪的事呢?」

  「比如說,有別的男人……」

  「當然不會,原還你在擔心這種事呀。放心吧,在這裡只有我們兩個人。」

  清美十分高興,過去的旅行,都有異常的性行為,所以這次也不由得產生疑
心。在淋浴中,清美蹲在靖久的前面,捧起勃起的肉棒熱吻。靖久的肉棒也顯得
比過去更有精神。然後,清美站起來,雙手扶牆,讓靖久從背後插入。

  靖久凶猛的抽插。清美在子宮感受到強有力的衝刺,進入忘我的境界。在這
裡沒有任何人的幹擾,又可以盡情的喊叫,清美陶醉在輕飄飄的快感之中。

  休息一陣後,兩個人去游泳。清美穿的是白色比堅尼泳衣,一濕了水,透過
薄薄的布片,裡面漆黑一片盡現眾人眼前,不少陰毛還從腿縫與褲隙間伸出外,
纖毫畢現的全露出,陰毛也需要修整。暑假之故,泳池裡的人很多。許多年輕女
性比清美穿得更華麗,但清美仍然搶眼。知道男人們的視線集中在她身上,感到
難為情。

  在這種情形下,清美也發現靖久很興奮。見丈夫的胯下隆起,自己也產生強
烈的慾望。晚飯後,兩個人到附近散步,然後回到房裡。兩個人都向新婚一樣,
彼此貪婪的享受對方的肉體。達到第三次性高潮時,清美完全陶醉在幸福世界當
中,進入夢鄉。

                   3

  清美做了夢。可是又那麼真實。身體被捆綁似的不能動,有男人的手在身上
撫摸。不向靖久的溫柔愛撫,而是粗暴的動作。動作越來越大膽,隔著衣服玩弄
乳房和大腿。

  (不要……不要……)在完全沒有清醒的狀態下,清美拼命喊叫。自以為大
聲叫了,其實沒有發出聲音。

  「嘿嘿,這樣弄還沒有醒。」

  「大概性交過多,累壞了吧。」

  在朦朧的意識中,聽到男人說話的聲音。

  (什麼?真奇怪……這樣的夢太像現實了。)清美在夢中分不出是夢抑或是
事實。男人撩起清美身上的衣服,立刻露出乳房。

  「果然是漂亮的乳房。」

  男人抓住乳房揉搓。如此一來,清美從睡夢中完全清醒過來。張開沈重的眼
皮。看到兩個男人在一起凝視清美。

  「嘿嘿,你終於醒了。」

  臉頰凹陷的男人說。

  「一定是做了好色的夢吧。嘿嘿嘿。」

  圓臉的男人笑時露出不整齊的牙齒。
0
  「啊,不……」

  清美想大叫時,男人伸手壓住她的嘴。「太太,你要大聲叫,你丈夫可就慘
了。」順著男人的眼光看去,清美緊張的倒吸一口氣。靖久赤裸的倒在地上,身
上被繩子捆綁,嘴裡還塞入毛巾,露出憤怒的眼光向這邊看。

  「中午看到你們在游泳池,就跟蹤你們。大概性交太激烈,睡得像死人,很
輕易的就能進來了。」清美臉色變蒼白。

  「嘿嘿,放心吧,我們不是強盜,只要老實一點就不會傷害你。但要和你做
那個,你明白吧。」圓臉的男人不懷好意的說。(他們要對我的身體……)清美
彷彿從先前的天堂跌入地獄裡。

  「清美,明白了吧。你做無用的反抗,你丈夫的命可保不住。」臉頰凹陷的
男人說。(這個男人怎麼知道我的名字?清美在恐懼中也感到疑惑。而且以前好
像也見過這兩個男人,不是今天在游泳池,而是很久以前。)正在回憶時,男人
抓住她的頭髮,從床上拖了下來。

  「啊……求求你,不要這樣粗暴。」

  「不要粗暴嗎?你有什麼資格要求?」圓臉的男人瞪大眼睛,一股臭氣噴在
清美的臉上。」

  「算了吧,安元。讓她說話才好玩,和布娃娃幹就沒意思了。」安元咋舌後
說。

  「好吧。在這裡聽你的,小填。」

  「安元,不要鬧意氣,先綁起來吧。」

  安元用力拉清美的衣服,紐扣脫落,立刻露出豐滿的乳房。

  「不要!」

  清美發出慘叫聲,雙手掩飾乳房。

  「不要讓我們太費力氣吧。你非服從不可,除非不管老公的安危了。」

  小填說完,走到靖久身邊,用力踩靖久的肚子。

  「唔唔……」

  靖久發出哼聲,很痛苦的皺起眉頭。

  「啊……不要這樣……我會順從你的……請不要碰他。」

  「不要碰他嗎?真是好,我也很想有這樣的老婆,真令人感動啊,和這樣的
太太比起來,你真是沒用的家伙。」

  小填抓住靖久的頭髮,拉起他的頭。

  「你不要瞪我。你就在這裡看自己的老婆被強姦的樣子吧。」

  另一方面,安元開始捆綁清美。把雙手扭轉到背後,用繩子結結實實的捆綁。

  安元的動作老練,抓住乳房說︰「這個乳房好美。」

  揉搓乳房的同時吻乳頭。

  「啊……不要……」

  敏感的地方受到吸吮,清美的皮膚起雞皮疙瘩。

  「這樣吧,首先你坐在那個椅子上。」

  安元指著大型的扶手本椅說。等清美坐到椅子上時,在右腿拴上繩子,綁在
扶手上。

  (啊……究竟要作什麼……)清美不知道這些男人在想什麼。若要強姦,大
可不必這樣麻煩。清美感到不安時,左腿也同樣的被綁起來。可調整的已被向後
傾斜。

  (啊……這種樣子……)清美對自己的姿勢感到恐懼,緊緊閉上眼睛。雙腿
分開,而且上身向後仰,性交後便睡了,所以下半身是裸露的。

  「真漂亮的陰毛。陰唇緊閉,不過很快會張開,露出裡面的肉。安元,你來
舔吧。」

  聽小填這樣說,安元立刻蹲在清美的雙腿間。

  「好美的陰戶,很久沒見過了。」

  安元一面說,一面撫摸大腿根。

  「不要!不要!」

  清美產生一股惡寒,連連喊叫。

  「嘿嘿,連屁股也看到了。有一點臭味,你大便後,有擦屁股嗎?」

  安元的話刺激清美的心。這時知道自己的陰唇被男人的手指拉開,然後有舌
頭在黏膜上舔。

  「噢!不要!」

  可怕的感覺從大腿根中心擴散至全身。如果只是粗暴的行為,清美也許還能
忍耐。可是安元時而用力,時而輕柔的仔細舔花蕊。還吸吮敏感的肉芽,身上開
始產生快感的電流。

  (啊……不能有快感!)清美拼命告訴自己,現在和過去的情形不同,過去
是靖久認可的男人,而且,這一次不是遊戲,是真的要強姦。

  (對這樣的男人產生快感,那我可真的墮落了,還不如妓女了。)清美咬緊
牙根,想排除快感,同時轉頭看靖久。靖久扭動被捆綁的身體。可是在他的眼裡
看出慾望的火焰。

  (靖久,你的妻子快被強姦時還會興奮嗎?)發現這種情形時,清美的心裡
好像有什麼東西崩潰了。

  (不管靖久怎麼樣,我絕對不可以有性感。)清美拼命忍耐可怕的感覺。

  「嘿嘿,你在忍耐什麼呢?你的陰戶在蠕動,還流出這麼多蜜汁,讓你發出
很好聽的聲音吧。」

  安元把中指插入,開始搔癢的肉洞順利的接納。

  「唔……」

  體內產生強烈的衝擊,清美的頭向後仰。

  「這裡面還相當緊,可是已經滑溜溜了。」

  安元用插入到底的中指在裡面攪動時,發出淫靡的水聲。

  (不要!不要!)清美心裡大叫,拼命搖頭。

  「聽到了吧,你的陰戶發出這樣美妙的聲音。馬上要被強姦了,陰戶還流出
這麼多的蜜汁。」

  安元的調戲,使清美的心情更亢奮。

  「喲!陰戶裡夾緊了。這是怎麼回事?」

  安元高興的更用力扭轉手指。

  「啊……不……不要……啊……」

  拒絕的話變成喘息聲。

  「你看自己的老婆。我插入手指,她就發出美妙的聲音了。」

  小填嘲笑靖久。靖久發出野獸般的哼聲。

  (啊……靖久……)清美想起靖久在看,就想消除剛開始萌芽的快感。清美
在丈夫面前和其他男人性交的異常行為中,不知不覺的培養出被虐待的快感。

  「安元,怎麼樣?」

  小填問安元。

  「嘿嘿,這個女人是上等貨色。主動的抬起屁股,夾緊我的手指了。」

  「是嗎?那就該上床了。」

  小填解開捆綁在椅子上的繩子。

                   3

  「啊……唔……不要……唔……」

  清美躺在床上,發出慘痛的哼聲。兩個暴徙撲向清美,兩個人都是赤裸的。
小填是從前面,安元是從後面,把清美夾成三明治。在大腿和乳房上撫摸。清美
雙手仍被捆綁於背後,無法抗拒。撫摸屁股的手轉到前面,插入大腿根裡,撫摸
花瓣。

  「不要……饒了我吧……啊……」

  屁股後退時,碰到很硬的東西,急忙回到前面,也有火熱的肉棒等在那裡。

  不久,小填站起來,清美看到後,不由得倒吸一口氣。烏黑的肉棒快要貼在
下腹部,聳立。

  「嘿嘿,為什麼瞪大眼睛?是不是比你的丈夫要大的很多呀?」

  清美立刻紅著臉閉上眼睛。

  「要實際插在肉洞裡試試看嗎?」

  小填抓住清美的雙腳,高高抬起。清美變成仰臥,小填的身體進入雙腿之間。

  「啊!不要!」

  清美發出叫聲,腦裡還留下剛才看到的可怕肉棒。

  「嘿嘿,不是不要吧。肉洞這樣濕淋淋的,是希望快點插進來吧。」

  安元露出淫笑,壓住清美的雙肩。堅硬的龜頭頂在花蕊上。

  (啊……靖久!快來救我……)心裡的求救聲,在中途變成哼聲。因為有粗
大的肉棒強迫插入花蕊。

  「啊……」

  清美在瞬間失去思考力,只有火焰在腦海裡燃燒。

  「進去了吧?現在要怎麼辦?」

  「唔……啊……」

  「喂!不要夾那麼緊,寶貝的肉棒會斷的。」

  小填和說的相反,把插入到一半的肉棒插入到底。

  「啊……」

  子宮口受到龜頭的碰撞,清美微開啟的嘴唇顫抖,衝擊力達及腦頂,全身麻
痹。

  「怎麼樣?陰戶的情況。」

  「太棒了,這才是真正的名器。很窄小,但是有肉片纏繞。這是好色者的陰
戶。」

  「嘿嘿,是嗎?我可以期待了。」

  男人們粗魯的交談,從麻痹的腦海裡略過。

  (拜托……不要動……)清美在心中祈禱,這時候如果開始抽插,她一定會
發出性感的聲音。清美的希望落空了。小填開始扭動屁股,好像要看清美的反應
似的緩慢抽插,然後逐漸加大抽插的距離。

  「不要……不……」

  清美好像要藉著這樣的話,克制自己的性感。這時候小填開使用力而巧妙的
抽插肉洞。將清美的腿拉直,又向左右分開,改變角度,並有節奏的進行活塞運
動。

  又把清美的腿彎曲,使大腿幾乎貼在肚子上,這樣猛烈進出。然後抬起清美
的上半身,變成坐姿進入。

  「噢……唔……嗯……」

  連續受到強烈衝擊,清美忍不住發出可恥的哼聲。她變成木偶般任由男人玩
弄,一點也無法反抗。可是清美已經在身體裡產生被虐待的快感。

  「她開使用美妙的聲音喊叫了,陰戶的深處也蠕動了。」

  小填說完,抱緊清美的屁股上下左右的搖動。

  「啊……唔……啊……」

  清美猛搖頭,發出啜泣般的聲音。只要龜頭碰到最深處,身體就出現甜美的
電流。清美猶如大海裡的一片扁舟,連身在何處也不知道了。這時候已經騎在小
填的腿上。

  「安元,解開她的繩子。」

  安元解開捆綁清美雙手的繩子。在這瞬間,小填用力插進去。清美不禁抱緊
小填的脖子。

  小填笑嘻嘻的說︰「你不是說不要嗎?為什麼還把我抱緊。你現在自由了,
現在你的屁股可以離開了。」

  (啊……這個人明知道我做不到還這樣說。)「你怎麼了?好像很不滿意的
樣子。喂!安元,你看這個女人已經自由了,還不放開我的肉棒。好色的女人在
丈夫的面前還捨不得我的肉棒。」

  小填的話更使清美掉入地獄的深處。

  (靖久……對不起……)小填的屁股開始前後活動,一手摟緊清美的腰,另
一手放在床上支撐身體,這樣搖動清美的身體。

  「啊……嗯……唔……」

  清美的嘴裡發出哼聲,身體為求得快感開始扭動。

  「好極了,你就這樣自己動吧。你是想要更舒服嗎?」

  小填的話把剩下的一點理智完全沖走。

  「啊……啊……好……」

  清美開始主動的前後搖動屁股。

  (啊……我在靖久的前面被強姦,竟然還主動扭動屁股,實在太淫蕩了。)
想忘記罪惡感,相反的,扭動屁股的動作更加強烈。不知不覺的用力抱緊小填,
瘋狂的扭動屁股。

  「喂!你不要閉上眼睛,的時候要看著我。」

  清美張開眼睛,看到小填冷漠的眼神,覺得自己的一切都被他看透,於是更
瘋狂的扭動屁股。

  「啊!不要……啊……」

  閃電般的性高潮佔據全身。清美的身體搖擺,臉貼在小填的身上。

  「嘿嘿,她了。喂,那個做丈夫的,你老婆了,看到沒有?」

  小填向靖久投以眼神觀看後說︰「你還可以來吧……來了!」

  讓清美的身體在結合之下旋轉,採取從後背插入的姿勢。

  「啊……饒了我吧……」

  屁股被高高抬起,清美臉貼在床上哀求。和心中的期盼相反,身體達到性高
潮,而且是在靖久的前面。清美不想再露出淫蕩的樣子,但小填仍精力充沛,肉
棒也深深的插在體內。

  「你說要我原諒你嗎?現在才開始進入佳境,安元,讓她把肉棒含在嘴巴裡
吧。」

  安元抓住散亂的頭髮,扳起清美的臉。

  清美看到醜陋的粗大肉棒,表面還爆出青筋,烏黑的龜頭對著她的嘴。

  「吃吧!」

  粗大的東西塞滿嘴裡,清美只好以鼻子呼吸。

  「嘿嘿,你的嘴要動呀!」

  清美雙手扶在床上,把粗大的肉棒在嘴裡來回滑動後吐出肉棒。先在肉棒背
側由下往上舔,舌尖在龜頭下端摩擦。清美做一次深呼吸,再度把肉棒吞到根部
,然後上下擺頭。

  「我要抽插了,可不要咬安元的家伙。」

  小填說完,開始有節奏的抽插。肉棒插入到底後,開始緩慢推出,敏感的黏
膜受到刺激,全身顫抖。龜頭停在洞口不動。清美的身體不由得扭動,像在要求
肉棒快插進來。

  在焦急的等待下,肉棒開始進入,立刻有強烈的電波直達腦頂,忍不住從嘴
裡冒出歡喜的哼聲。

  「不能含著不動,快吸吮啊!」

  清美受到催促,開始上下搖動,夾緊嘴唇,把肉棒吐出到龜頭,再將肉棒深
深吞入到底。這時候小填加快抽插的動作。

  「啊……唔……」

  沒辦法嘴裡繼續含著肉棒,清美吐出肉棒後,急促的深呼吸。

  「怎麼樣?想了嗎?」

  「哪……是……要了……」

  清美已經失去理智,對暴徒的問話誠實回答。

  「讓我仔細看你的表情。」

  安元抓住頭髮拉起清美的臉。

  「嘿嘿,這模樣真好看。」

  清美看到安元充滿慾火的臉。

  「你就痛快的吧!」

  小填做最後的衝刺,每一下都達及子宮口。清美不顧一切的喊叫。

  「啊……噢……唔……」

  強烈的快感迫使清美進入忘我的世界。

  「太好了,陰戶還在蠕動。」

  小填說什麼話,清美完全聽不見,下半身痙攣一陣後,精疲力盡的撲倒在床
上。在丈夫的面前被強姦,還連幹兩次,可是暴徒們仍未放過她。

  小填拔出肉棒,來到清美的面前。

  「嘿嘿,真是好色的陰戶,還張開嘴,好像不滿足的樣子。」

  安元抱起清美的屁股,把粗大的肉棒插入。

  「唔……啊……」

  清美的裸體顫抖。此時清美什麼也分不清,只知道痛苦和快感一起來到身上。

  「你要把我的肉棒舔乾淨。沾在上面的是你自己的東西。」

  小填把沾滿蜜汁的肉棒送到清美的嘴邊。此時的清美當然沒有拒絕的力量,
伸出舌頭舔在肉棒上的蜜汁。沒有男人的催促就把龜頭吞入嘴裡。

  「嘿嘿,好極了。你真是了不起的女人。」

  「來吧,我要讓你再一次。」

  安元從背後插入。受到強烈的衝擊,清美發出哼聲,但仍緊縮肉洞,包夾插
進來的肉棒。

  「唔……小填說的沒錯,她的肉洞夾緊了,真是棒透了。」

  清美已經聽不見安元說的話了。

                   4

  清美從模糊的意識中醒來,發覺下半身涼涼的,這才知道陰毛不知何時被剃
光了。可是更使她驚訝的,是除靖久之外,還有一對男女。而且靖久沒有被綁,
穿好衣服,坐在沙發上。

  另外一對男女世間宮夫妻,就是曾經舉辦夫妻交換聯誼會的成員之一。清美
原以為是間宮夫妻救了靖久,可是她的想法錯了。

  「辛苦了。」

  間宮露出笑容對小填和安元說。

  「這……這是怎麼回事!」

  清美急忙的問靖久。

  「對不起,清美,我們騙了你。說實話,一切都是表演。」

  靖久溫柔的笑著說。他的說明是這樣的。

  靖久想利用這個假期更進一步調教清美,就去找間宮夫妻商量,然後決定請
也是他們會員的小填和安元擔任暴徙,用強姦的方式調教清美。

  過去事情得到同意的遊戲,可能使清美無法更進一步,於是定下這一次計劃
。小填和安元也露出溫和的表情,和剛才的樣子完全不同。

  清美了解情形後,看著靖久說︰「靖久……太過份了……我……」

  清美說到這兒,滴下眼淚。

  「是我不好,我向你道歉。可是這樣之後,你變得更美了。」

上一篇:【亲爱的,一起睡吧】【完】 下一篇:不倫荒島之家庭 [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