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情色小说>>奴隸調教方程式 [3/6]

奴隸調教方程式 [3/6]

第三章 肛交與魔洞使可愛的少婦瘋狂

                   1

  送走靖久上班後,清美開始洗餐具。擦拭靖久用過的盤子時,想起昨夜和丈
夫的激烈性交,多少感到難為情。正在打掃房間時,電話鈴聲響起。拿起電話,
聽到聲音時,清美緊張了,電話是橋本教授打來的。

  「為什麼知道我家電話?」

  清美不禁問到。即便有了親密關係,但按聯誼會的規則,彼此不告訴電話號
碼的。

  「很抱歉,因為有急事想和你聯絡,所以問本鄉先生的。」

  (部長也太過份了…但又是什麼急事呢?)橋本可能識破清美的心理,說︰
「發生一件很令我困擾的事。」

  「什麼事呢?」

  「你先生好像和瑞蕙見面,都不是小孩子,見了面做什麼事應該也不用說了
吧。」

  清美感到驚訝。

  「這是有充分證據。你先生瞞著做這種事,真是麻煩。」

  知道靖久對瑞蕙感到興趣,可是不相信丈夫會瞞著她偷偷和瑞蕙見面。

  「我很生氣,你先生做的事違反聯誼會的規則,我們大家遵守規則才能享受
共有的秘密。」

  「有沒有弄錯?我不認為我先生會做那種事。」

  清美抱著一線希望。

  「確實是事實,我覺得看錯狩野這個人了。」

  清美無言以對。教授這樣的斬釘截鐵,應該是錯不了了。

  「所以要和你見面,談談這件事。我現在在XX大飯店,因為要趕論文,在
705號房,麻煩你中午過後來一趟吧。」

  聽到是大飯店,清美感到猶豫。在丈夫的同意下,曾經和教授發生過一次關
係,而且據說在學生時代教授對清美就有非分之想,現在兩個人若獨處,不知道
教授會提出什麼要求,感到不安。

  「在附近的什麼店裡不可以嗎?」

  「我也想那樣,但忙得分不開身,又不能讓別人聽到的事。」

  「我知道了,中午過後我會去的。」

  「我等你,705號房。」

  教授再說一次房間號碼後褂斷電話。

                   2

  在705號房門前敲門時,教授立刻開門,把清美帶入房內。

  「你坐在這裡等一下。」

  橋本教授說完,回到辦公桌前。在橋本用文字處理機的時候,清美無事可做
的環視室內。只有一個床鋪的單人房,在窄小的空間裡,曾經發生男女肉體關係
的兩個人獨處在其中。沈悶的氣氛,逐漸使清美無法忍耐。

  這時候橋本好像告一段落,轉身對清美說︰「對不起,讓你久等了。」

  從橋本的眼神,看到獵獅般的眼光,清美感到緊張。

  「說實話,我感到很困擾,我看錯狩野這個人了。」

  「請問這是真的嗎?」

  清美戰戰競競的問。

  「看這個吧。」

  橋本拿出一卷錄影帶,放入錄放影機,打開開關。畫面上出現稍不足的景色
,是男人要女人吸吮肉棒的場面。當然知道那個男人是誰,但一時之間,清美無
法承認這個事實。

  坐在床邊的是靖久,把肉棒含在嘴裡的是瑞蕙,強大的衝擊,使得清美連橋
本走過來也沒發覺。

  「知道了嗎?你先生就是這樣卑劣的男人,他背叛了我。」

  橋本的手放在清美的肩上,清美觸電似的急忙避開本鄉的手。

  「我在考慮該怎麼辦。懲罰狩野也太孩子氣了,於是我決定成年人就要用成
年人的方法解決,這句話,你懂吧?」

  橋本露出慾火的眼神向清美靠過來,清美急忙向後退。

  「我們的另一半在一起玩樂,你就看開一點,這是大人遊戲,我們也來享受
吧。」

  橋本擁抱清美。清美不由己的推開他的手站起來。

  「怎麼了?我聽本鄉說了。他也很疼愛你。這樣有經驗的,還怕這一點事嗎
?」

  「可是那是為靖久才做的事。」

  「是為了他嗎?你好像很愛狩野。可是你所信賴的丈夫做了什麼事呀?」

  橋本向電視畫面看過去。清美也忍不住看過去時,覺得掉人地獄的深淵裡。
畫面上靖久分開瑞蕙的雙腿,身體壓在上面,進行交媾。連沾滿蜜汁的肉棒在肉
洞裡進出的情形都看得一清二楚。

  (靖久為什麼做這種事情……)靖久說過絕不秘密的和其他女生交往,所以
才不情願的情形下參加聯誼會……

  橋本看到清美受到打擊的樣子,心裡得意的笑了。然後趁她心虛之時,從正
面擁抱她。

  「啊……不要……不要……」

  過去的學生在橋本的懷裡猙扎,那是軟綿綿的肉體,摟在懷裡很舒服。想到
在別墅興奮的一夜,橋本的胯下物又開始膨脹。

  「上一次的你實在太好了。那一次,你不只一次的達到高潮,接納了我的陰
莖……」

  橋本把清美的手拉到褲前,壓緊想逃的手臂,要她握住凶猛勃起的肉棒。

  「啊……不……」

  清美扭動穿洋裝的身體。可是握住肉棒的手並未離開。

  「你丈夫有外遇,你也不需要客氣。想一想那時候的情景,你不是因為太舒
服開始啜泣嗎?」

  橋本把鼻間靠在頭髮,呼吸噴在清美的耳裡。

  「啊……」

  柔軟的身體顫抖。橋本伸手到清美的胯下,從洋裝上撫摸大腿根。清美發出
尖叫聲,夾緊雙腿。橋本用力把手伸入大腿根,膈著布料撫摸時,清美的全身好
像突然失去力量。橋本支撐清美的身體,立刻親吻。

  「唔……」

  發出哼聲的清美,任由橋本吸吮嘴唇,身體一直顫抖。橋本趁機把舌頭伸入
甜美的口唇內,玩弄舌頭。同時手指在微微隆起的陰莖上撫摸。

  「唔……唔……」

  清美發出苦悶的哼聲,同時扭動屁股。橋本的長吻結束後,清美還露出虛脫
般的表情,但好像突然清醒過來。

  「不要!不能這樣……」

  一面說,一面向後退。清美的身體已經有了情慾,但為了丈夫,不能不拒絕
。這種態度更使橋本興奮。

  「你真是好女人,在大學時代沒有追你,真讓我後悔。好在現在還不算晚。」

  橋本走過去,把清美壓到牆上,拉下後背的拉。讓洋裝落在腳下時,清美用
雙手掩飾胸部。淺紅色的乳罩把乳房高高頂起,下半身也有同顏色得三角褲。勉
強蓋在豐滿的屁股上。

  橋本對交換夫妻感到興趣以有十年之久。這段時間內,包括大學女生,各式
各樣的女人都玩過,但只有清美的容貌和身體的女人還是很少見。再加上清美是
過去的學生,又是新婚少婦,更煽動橋本的慾火。

  把雙手放在胸上的清美拉到床邊,讓她坐下。從公事包裡拿出紅繩扔在床上
。看到如蛇般盤旋的繩子,清美的表情僵硬。

  「男人到了我這種年紀,不是和女人交媾就會有快感。」

  橋本一面說一面解開乳罩的褂勾。取下乳罩後,繼續脫三角褲。

  「啊……不要!」

  還來不及反抗,就變成赤裸,清美只能雙手放在乳房上,彎下身體。

  「你的皮膚真美,而且發出健康美的光澤,脂肪也不多不少,這是最適合用
捆綁的身體。」

  橋本在顫抖的肩和後背撫摸,然後拿起繩子。

  「啊……不要……」

  清美表示反對,但身體一點也使不上力。橋本把清美放在胸前的手扭轉到背
後,使以下部份盡量重疊,這樣才能顯出捆綁之美。

  「啊……」

  可能是很痛苦,清美發出輕微的哼聲。橋本捆綁雙手後,將多餘的繩子繞過
乳房上下,在後背打結。把清美推倒在床上,使其仰臥,雙腿彎曲後,在膝蓋的
上下捆綁。這樣雙腿就失去自由。

  「讓我看看你的臉。」

  橋本扳起清美的下巴。不知是不情願,還是認命,清美閉上眼睛和抿緊嘴唇
,長長的睫毛顫抖,偶爾微微張開眼睛,瞳孔是濕潤的。

  「很漂亮的臉,你這樣被綁的表情實在是美極了。你可能會有被虐待狂的素
質。」

  橋本欣賞一陣過去的學生之後,自己也開始脫衣服。肌膚顥得蒼白。可能是
到了這個年紀還不對女人死心,身上沒有一點贅肉。

  將清美的黑髮撩起,從耳根到頸部舔過去。

  上了這個年紀,對女人的肌膚會感到神聖的。所以這樣舔時,產生難以言喻
的興奮。把耳垂含在嘴裡吸吮,呼吸噴在耳孔裡。不知是癢,還是有快感,清美
緊縮脖子。從脖子向肩舔下去。

  「啊……不……唔……」

  清美轉開臉,咬緊嘴唇。橋本的目標轉向隆起的乳房。受到繩子的捆綁,乳
頭特別突出、形狀和光澤都沒有任何缺陷。

  橋本在乳房上親吻,胯下物也隨之興奮。迫不及待的把粉紅色的花蕾含在嘴
裡吸吮。

  「不要!啊……唔……」

  清美發出嬌喘聲,扭動上身。橋本輪番的吸吮左右乳房,不久後,乳頭在橋
本的嘴裡勃起。

                   3

  橋本最喜歡舔女人的身體。舔年輕有彈性的身體時,就好像舔到女人的精華
,覺得全身充滿活力。從下腹部的黑色三角地帶到濕潤的花蕊,足足舔了三十分
鐘。

  「啊……嗯……」

  到這時候,清美發出難耐的哼聲,不停的扭動屁股,從花瓣溢出透明的花蜜。

  (差不多可以開始了。)橋本把捆綁的腿向上推,幾乎和上身接觸。在雪白
的大腿根處,花蕊張開嘴,下面有茶褐色的小開口。橋本的目標是肛門。鼻靠近
那裡,聞其中的味道,同時伸出舌頭舔一下。

  「啊!不要!」

  清美尖叫的同時,屁股的肌肉緊縮。橋本把臉貼緊跨下。清美拼命的扭動屁
股躲避。

  「不……不……不要……」

  橋本用舌尖刺激洪水狀態的花蕊,然後把唾液塗在肛門上。

  「啊……那裡是屁股……不要!」

  清美發出哭泣般的聲音想逃避,但雙手和雙膝都被捆綁,根本動彈不得。橋
本把清美的腿更向前推,屁股高高舉起,肛門完全暴露。清美的肛門完全沒有隆
起,像剛出生的嬰兒。橋本用中指沾上蜜汁當作潤滑油,先在肛門上揉搓,逐漸
把指尖插進去。

  「啊!唔……」

  清美露出痛苦的表情。

  「像大便時那樣用力,會輕鬆一點的。」

  清美只好聽從本鄉的話,肛門稍微隆起,手指插入,一旦通過窄門,裡面可
輕鬆多了。手指進入到第二關節,橋本感到括約肌的力量。

  「狩野沒給你弄過嗎?」

  橋本問,清美輕輕點頭。

  「那麼,我來教你吧。這樣一面玩弄肛門,一面性交的滋味是很好的。」

  手指插入肛門後,清美的身體好像不能用力,只好任由橋本玩弄。這時橋本
拔出手指,然後讓清美俯臥。因為被捆綁,所以形成青蛙般的姿勢。橋本把枕頭
放在清美的肚子下,使她的屁股抬高。

  橋本瞄準濕淋淋的花蕊。

  「啊……不要!」

  壓緊扭動屁股的清美,從背後插進去。完全濕潤的肉洞,立刻把陰莖吞進去。

  「啊啊!」

  在這瞬間,清美的背後向上仰,被捆綁的手指張開,伸直。

  (噢!太美妙了!)橋本陶醉在肉棒被夾緊的美妙感觸中。這是自從在別墅
到美味以後,始終不曾忘記的感覺。無論是根部或是內部的勒緊度,以及整個包
夾蠕動的感覺,都可以給滿分。

  橋本不久後把中指插入肛門內。在那剎那,前面的肉洞更把肉棒勒緊。橋本
開始緩慢抽插的同時,中指在肛門裡輕輕抖動。

  「有說不出的舒服吧,現在也許還有一些難過,過一段時間後,你會想要這
樣的。」

  橋本用力抽插,肛門裡的手指還繼續擺動。

  「唔……不要……」

  「你就忘了丈夫吧。你會更舒服的。」

  「啊……唔……」

  向全身擴散的可怕感覺,使得清美快要瘋狂。子宮受到強烈的衝擊,肛門又
傳來緊張感,不由己的勒緊肉洞。可能是肉洞勒緊之故,對肉棒的感覺特別鮮明
。只是這樣輕輕摩擦,電流就直達腦頂。肛門和肉洞連動的感覺還是第一次,這
樣的緊迫感,奪走清美的理性。

  (啊……對不起……靖久……)從此,清美忘了一切。手指在肛門裡活動時
,清美扭動屁股,好像要求更多刺激。肉棒沖到子宮時,清美發出哼聲,更勒緊
肉棒。

  「啊……唔……啊……」

  聽到清美的哼聲,橋本知道自己快達到極限,開始做最後的衝刺。他準備達
到肛門性交的目的。橋本從肉洞拔出肉棒後,對正肛門。清美的意識逐漸模糊,
似乎不知道橋本的企圖。

  橋本沾滿花蜜的肉棒向肛門插入,龜頭通過最緊的洞口,進入裡面。

  「哇……」

  剎那間,清美發出未曾有過的慘叫聲,後背也挺直。橋本趁此機會把肉棒插
入到根部。遭遇肛交特有的強烈緊縮,也不由得咬緊牙根。

  「清美,知道插進那裡了嗎?就是你的屁股洞裡。」

  聽橋本這麼一說,清美產生前所未有的恥辱感。身體被綁成青蛙一樣,還從
後背姦淫肛門,而且對方還是過去的恩師。現在真後悔來這裡見橋本,然為時已
晚。

  (啊……靖久,是你不好,就因為你有外遇,才……)橋本在上面開始動了
。好像在察看裡面的情況,慢慢的插入,然後向右擴張括約肌般的轉動肉棒。

  (啊……不要啦……好難過……)在幾乎發不出聲音的壓迫感和奇妙的感覺
中,清美被逼入非常緊張的狀態。還不知道什麼在逼她,是恥辱感抑或痛苦,還
是強烈的快感,就在這種情形下,開始感到充實感逐漸膨脹。教授的動作越來越
強烈。

  (啊……為什麼這樣殘忍……)清美對自己現在難堪的樣子,感到無力,也
逐漸有了隨便對方怎麼樣的念頭。肛門受到猛烈抽插時,好像有什麼東西翻轉,
有了被虐待的快感出現。橋本好像越來越興奮,抓住捆綁清美雙手的繩子,更拼
命的抽插。

  「清美,我要射了!忍不住了。你也吧!」

  直腸連續受到衝擊,清美已經沒有思考的能力。

  「啊……唔……嗯……」

  清美發出分不出是痛若或快樂的哼聲,揚起背後。

  「噢!不行了……」

  橋本大吼一聲,肉棒在直腸內跳動,然後爆炸,清美也精疲力盡的把臉貼在
床上。這一天受到橋本的連續凌辱,清美回到自己的公寓已經黃昏了。

                   4

  清美感到苦惱。不知道該不該把橋本的事告訴丈夫。

  (這不是沈默可解決的問題。應該告訴他。)一直都這樣想,但看到丈夫一
如往常的態度,又覺得難以啟齒。

  他也應該把瑞蕙的事說出來,想到這兒,清美也就不想開口說了。

  就在此時,靖久要去大阪出差了,時間是三天兩夜。

  (會不會和瑞蕙一起去呢?)清美這樣懷疑,但不想打電話到公司查問。將
靖久送走的早晨,橋本又打電話來。不知為何,橋本知道靖久要出差的事,提出
明天去做一天一夜的旅行,還說後天上午回來,靖久就不會知道了。

  清美拒絕,但橋本堅持。在清美的心裡還有也許靖久和瑞蕙去玩樂,既然如
此,我為什麼不可以呢?還有不知為何,最近靖久沒有和她發生關係。聽到橋本
不停的要求,體內就出現上次在大飯店得到羞辱又異常的快感。

  結果在不得已的情形下,清美答應了。這一天晚上,應該住在大阪的靖久也
沒有打電話回來聯絡,使得清美更加下定決心了。

  第二天早晨清美搭橋本的車,去距離車京兩小時車程的著名觀光勝地。清美
坐在車上還不敢相信自己趁丈夫不在家和其他男人去旅行的事實。

  到達溫泉旅館,橋本立刻要求清美的肉體。清美沒有答應,一個人去洗溫泉
,泡在寬大的溫泉浴池裡,想到自己的大膽行為,不由得臉也紅了。

  (橋本教授今天會做什麼呢?還是會要求屁股嗎?)清美發覺自己在想這種
事情,身體火熱,看來不只是溫泉的關係。

  (我是有丈夫的人,怎麼可以想這種事。)理智在清美的心裡抬頭,很想立
刻回去,可是想到靖久可能和瑞蕙在一起,心裡感到不服氣。離開浴池,穿上睡
袍,回到房裡。

  橋本也換上睡袍在房間裡等。

  「哦,真漂亮。」

  橋本立刻把清美摟在懷裡。敏感的耳畔被舔時,全身顫抖。無力站穩,只好
靠在橋本的身上。

  橋本從睡袍上撫摸清美的屁股,又迫不及待的把清美拉到隔壁的和室房間。
房間裡已備妥臥具。橋本讓清美坐在紅色的棉被上。

  橋本欣賞一陣清美的身體後,從皮包裡拿出紅繩。

  清美發現自己對現在的狀態,竟然產生某種快感,不能反抗的無力感可能觸
發性感了。橋本把清美推倒在棉被上,開始擁吻。使用的發油的味道和靖久不同
,吻的方法也不一樣。一陣長吻後,橋本拉開清美的領口。

  「啊……不……」

  乳房露出時,清美不由得抗拒。

  「太美了,捆綁後的乳房變得更膨脹了,真是可愛極了。」

  橋本說,把敏感的乳頭含在嘴裡吸吮,同時揉搓乳房。

  清美忘記自己瞞著丈夫在外面和別的男人約會。被綁的雙手壓在身體下快要
麻痹,但產生隨便都好的心情。不久,橋本的身體向下移動,把清美的雙腿向左
右用力分開。

  「啊……不要看……」

  清美知道此時性器已經完全露出來。經過剛才的愛撫,那裡已經濕潤。教授
欣賞一陣後,把臉貼在清美的大腿根上。橋本是老練的,好像故意讓清美急躁似
的慢慢舔花蕊。

  「啊……不……唔……」

  當橋本把舌尖插入花蕊時,清美忍不住發出哼聲,而且有迫切的需要感。

  (啊……想要……)清美也抬起屁股,把自己的下體壓在教授的臉上。橋本
的舌頭更加的用力,竟然在肉動裡做活塞運動。

  「唔唔……啊啊……」

  清美無法抑制慾望,不由得扭動屁股。就在此時,聽到有人進來的動靜。當
清美張開朦朧的眼睛,看清楚進來的男人是誰時,心臟都快要爆炸。

  這個人是靖久。提著旅行袋,低頭看教授舔花蕊的樣子。

  「不!不要!」

  清美開始掙札,可是教授用力壓緊她的腿。

  「真抱歉,我好像來早了。」

  靖久露出笑容看清美。

  (這……這是怎麼回事?)清美實在想不通,只好瞪大眼睛看靖久。

  「嘻嘻,清美,你的腦袋真不靈光,我怎麼可能瞞著你和瑞蕙性交呢?」

  清美還是一頭霧水的樣子。

  「還不明白嗎?這是和教授商量好的。沒有教授的同意,怎麼能拍那種錄影
帶呢?我和教授的興趣相同,所以想出測試你貞操的遊戲。」

  「啊……太過份了!」

  「過份的是你吧。雖然看過那個錄影帶,但沒有我的許可,你就和教授性交
了。」

  靖久蹲下來撫摸清美的黑髮,說︰「而且接受屁股的調教,好像也有很大的
快感……」

  靖久的眼裡冒出慾火,褲前也高高隆起。

  「出差只有一夜,就急忙從大阪趕回來,想看看自己的老婆和過去恩師性交
的樣子。」

  「太……太過份了……」

  「你不要生氣,這個遊戲的結果,你不是得到很大的快樂嗎?」

  靖久匆匆忙忙的脫下褲子,跪下來。

  「出差時,這個東西也非常想念你,一直都這樣勃起,快安慰他吧。」

  冒出青筋的肉棒緊貼在下腹部聳立。

  「不!不要!」

  「你怎麼可以這樣說,現在有教授舔你的陰戶,你不是很高興嗎?其實你自
己都沒有想到吧?你是很好色的女人。這樣有外遇,男人舔陰戶,你不是很痛快
的樣子嗎?」

  靖久的話,完全把清美擊敗。雖然是對方設計的,但靖久說的也是事實。

  「你這樣的女人需要處罰。」

  靖久和教授合力抬起清美的身體,使她俯臥,然後把屁股高高抬起。在豐滿
的屁股溝看到茶褐色的菊花,想到教授的陰莖插入這裡,靖久便產生強烈的虐待
慾。

  聽到教授的話後,靖久也想嘗試肛交。按照橋本的指示,靖久把手指壓在肛
門上。

  「不要!」

  清美發出尖叫聲想逃避,可是受到靖久的斥責就不再動了。從花蕊撈起蜜汁
塗在肛門上按摩。清美立刻哼著扭動屁股。

  (清美你夠淫蕩了!只是摸肛門,就那麼舒服的扭動屁股。)發現清美新的
一面,靖久感到很滿足。

  「差不多可以了吧。」

  教授催促靖久。靖久立刻握住勃起的肉棒,壓在沾滿蜜汁的肛門上。

  「插入的要領是相同的。」

  橋本在旁邊指導靖久。靖久慢慢向裡插入。

  「唔……不要……」

  清美卷曲後背。

  「清美不是教過你嗎?要把屁股抬高用力的。」

  橋本用教訓的口吻說。靖久因為是第一次,難免緊張。用龜頭尋找一陣,終
於找到柔軟的部位,開始慢慢用力。

  「哇!」

  就在此時清美發出慘叫聲。雪白的後背痙攣。

  (唔!太棒了……)靖久初到肛門緊縮的力量,感到驚訝。比前面的肉洞強
烈多了。要在陰莖用力,不然好像會被夾斷似的。

  開始慢慢抽插,陰莖受到洞口的壓力,很快的便產生射精的慾望。強忍著做
活塞運動時,直腸的黏膜包圍肉棒,產生難以形容的快感。

  「唔……啊……嗯……」

  清美的嘴裡發出性感的哼聲。

  「清美,怎麼樣?這樣插在屁股裡舒服嗎?」

  「啊……靖久……舒服……我覺得怪怪的………」

  被捆綁的雙手呈紫色,手指還一張一闔的。這時教授在靖久耳邊悄聲說話。
靖久考慮一下後點頭。

  靖久在肉棒插入肛門之下,使清美的身體改為側臥。橋本來到清美的前面,
形成兩個男人前後包夾清美的三明治狀態。靖久從後面抬起清美的一腿。側臥在
前面的橋本,立刻用勃起的肉棒尋找花蕊。

  「啊……這是做什麼?」

  「要給你更大的享受,前後同時有陰莖插入,實在是難得的事。」

  「不!這是不可能……求求你,快別這樣……」

  聽到清美的哀求聲,露出本性的橋本把肉棒插入濕潤的肉洞裡。因肛門有肉
棒插入,隔一道肉壁的膣也比平時窄小。

  「啊……」

  肉棒插入的剎那,清美揚起下巴,發出嬌柔的哼聲。下腹部幾乎破裂的壓迫
感,使清美一點也不敢動。前後肉洞同時插入,這是作夢也不曾想過,但現在成
為事實。

  兩個男人立刻開始活動,前後產生的感覺完全不同。聽到兩個男人急促的呼
吸,也聞到稍不同的體臭,清美覺得自己快要錯亂了。兩個男人好像事先商量好
,肉棒是一進一出。

  「唔……唔……」

  每插一次,清美就發出哭一般的哼聲。兩個男人汗濕的身體,緊緊夾住清美
的身體。

  「清美,這滋味如何?前後同時的感覺怎麼樣?」

  對靖久的問話,清美根本無法回答,只是用力搖頭。

  「回答呀!問你有什麼感覺。」

  「啊……好難過……」

  「僅是如此嗎?實際上很舒服吧。舒服的快要瘋了吧。舒服就快說出來。」

  「啊……舒服……舒服……啊……快要瘋了。」

  雖然被迫說出,但一旦說出,好像受到暗示,產生奇妙的快感。

  「說,哪裡舒服?」

  「陰戶……屁股……」

  「是陰戶和屁股嗎?那邊最舒服?」

  「這種事……我不知道。」

  靖久一面問一面在肛門裡面攪動。教授也加快抽插的速度。

  「清美,你的陰戶越夾越緊了,裡面還在蠕動。快要了吧?你就出來吧。」

  教授又連續猛烈衝刺。

  「啊……不……不……」

  清美發出急迫的聲音,被綁在背後的手指不停的曲伸。

  好像走在懸涯邊,馬上就又要掉下去,這種感覺越來越膨脹,腦海像地震一
樣搖動。

  「噢!清美,太好了。你的屁股夾緊了……啊……」

  靖久一面叫,一面伸手到前面抓緊乳房。

  「清美,我也忍不住了。」

  教授把震動的肉棒插入到最深處。在這剎那,清美摔落下去。

  「唔……」

  清美猛力抬起下巴,好像體內的火焰爆炸,使得全身粉碎。

  全身的汗毛孔都噴出汗珠似的,產生強烈的性高潮。

                   5

  晚飯後,清美被兩個男人帶到夜晚的街上。可是清美根本無心欣賞溫泉勝地
的街景。陰戶和肛門被玩弄後,好像還有東西卡在其中。而且睡袍下面什麼也沒
有穿。從長長的石階走下去,聽到水流的聲音。沿小河的路行走即看到俗氣的看
板。

  「狩野,進去這裡嗎?」

  「好的。」

  靖久點點頭,拉清美的手,推開酒廊的門,立刻聽到吵雜的音樂聲。在窄小
的店裡,只有四個穿睡袍的客人,像公司職員的幾個男人正在唱卡拉OK。站在
櫃台前的中年酒店經理,向三個人寒喧。靖久和教授把清美夾在中間坐下。要來
燒酒、烏龍茶和簡單的酒菜。

  (一定要對我做什麼事情。)清美感到很不安。清美的不安變成事實。兩個
男人喝幾口酒後,從左右包夾清美,帶到洗手間。在男女共用的洗手間,他們把
小型的假陽具插入清美的肉洞裡。

  回到位子上座,清美幾乎要受不了了。裝在肉洞深處的小型假陽具在裡面振
動,刺激黏膜。那是不久前才受到凌辱,剛熄滅的性感,因假陽具的振動又復甦
。而且靖久和橋本假裝喝酒,從睡袍上不停的撫摸清美的大腿。

  「剛泡過溫泉的清美,特別的性感。」

  這樣說著,撩起了她的睡袍,露出雪白的大腿。

  「不行!不要……」

  清美一面擔心四周的情形,一面小心哀求。可是兩個人根本不在意,教授還
從領口插入手,愛撫乳房。強烈的羞恥感,使清美全身如火。

  (不要不……要這樣……)清美不停的用眼神向靖久哀求。靖久非但沒有停
止,還把手伸向大腿根。覺得四周的氣氛異常,看到坐在鄰座的四名客人不斷的
向這邊看,還露出淫猥的笑容。

  (靖久……你的妻子受到這樣子的玩弄,還不在乎嗎?)羞恥感變成屈辱感。

  (快點離開這裡才行。)可是一直猶豫著,下不了決心。小型的假陽具不停
的在體內震動。搔癢感也逐漸變成甜美的快感。清美不知不覺的閉上眼睛,準備
把自己完全投入陶醉感的世界之中。

  靖久點了卡拉OK的二重唱歌曲,是兩個人以前常一起唱的歌。播出前奏時
,把清美強拉到台上。

  清美拿著麥克風,但沒有辦法抬起頭。睡袍下不但什麼也沒穿,肉洞內還有
假陽具在振動。前奏結束,靖久唱男生的部份,接著是女生的部份。清美唱不出
來,也不可能唱出來。

  「嗨!小姐,有快感就不能唱了嗎?」

  「這位先生說的對,她那裡癢癢的,很想幹那件事了。」

  靖久說完,從領口伸手抓住乳房。

  「不要……啊……」

  清美尖叫,雙手掩飾胸前。不敢相信靖久會做如此無恥的事。

  可是她的手被拉開,領口被拉的更大。

  「不要!」

  清美拉麥克風的手急忙掩飾,但已經來不及了。

  「哇!沒有戴乳罩。」

  「快把手拿開,讓我們看吧。」

  幾個男生異口同聲的起哄。清美紅著臉向酒廊經理看過去。經理只是不停的
擦玻璃杯。靖久突然把清美的一只手扭轉到背後。

  「啊……不……」

  清美的聲音從麥克風傳送到窄小的空間。

  「快唱,不然讓大家看到你沒有穿三角褲。」

  靖久在清美的耳邊說。

  (啊……靖久太過份了……)清美不由得怨恨靖久。在催促之下,清美不得
不唱。唱的時候,乳房還受到玩弄,使得旋律走樣。

  (啊……還不如死的好。)那些酒客露出淫猥的視線看清美。

  終於唱完一首歌,這才被帶回原來的座位。喘一口氣,低下頭。恨不得立刻
離開這裡。

  「靖久……求求你……快一點離開這裡吧。」

  但是不知靖久在想什麼,突然向另幾名酒客招手。

  「啊……靖久……你……」

  靖久真的變了。現在覺得他和以前不一樣了。醉眼朦朧的四名酒客搖搖擺擺
的走過來,
眼睛直盯著清美的身體。

  「摸她也沒有關係,她是我們今晚用錢買來的女人。能一起喝酒也是緣份,
大家一起來找快樂吧。」

  清美緊張的看靖久。真不敢相信這些話出自他的口中。

  靖久和教授讓坐。

  「真的可以嗎?」

  「當然。」

  頭上的毛掉光光的矮胖男人笑嘻嘻的坐在清美的旁邊。

  「部長,真是幸運啊。」

  「看吧,我就說過跟我來一定有好處。你們也做吧。」

  看起來像部下的年輕男人,在對面的沙發坐下。可能喝醉了,不怕出醜,更
拉開清美的領口,露出乳房。那只有在雜誌的彩色頁上才能看到的美麗乳房。

  「啊,靖久,不要這樣啦……」

  被陌生的酒客玩弄乳房,一股惡寒從背後掠過。

  「現在讓各位看一看特別的東西吧。」

  教授說完,拉開清美的大腿,強行張開,露出她濕濡的嬌嫩小花園。

  「啊……不要……」

  清美急忙夾緊大腿扭動,教授用力把雙腿向左右分開,男人們立刻發出驚嘆
的聲音。露出豐滿雪白的大腿,而且還從花園的部份露出一條白色的電線。

  「知道這是什麼嗎?是假陽具。這個女人把假陽具插入很久了。」

  聽到教授的話,清美幾乎昏倒。

  「是假陽具吧?森田,你檢查一下。」

  禿頭的中年男子說,戴眼鏡的矮男人蹲下去,把清美的大腿更推開。握住白
線,輕輕拉,封閉的花唇稍開啟,露出假陽具的尾端,濕淋淋的還在震動。

  「是真的。」

  其他三個男人聽後,爭先恐後的蹲在清美的前面,不約而同的發出驚嘆聲。

  「看到了嗎?這個女人有暴露狂,她的嘴裡說不要,事實上,讓你們看到濕
淋淋的陰戶,她是高興得不得了。」

  聽了教授的話,幾個男人不停的點頭。這也難怪,可能一生中還沒有看過這
種美女的陰戶。

  「我可以摸一下嗎?」

  「當然可以。動一動假陽具,她會很高興的。」

  禿頭部長首先來到清美的前面,伸手拉白色的電線,假陽具開始進進出出,
花瓣也做出各種不同的變化。

  靖久又座回到清美的旁邊,清美說︰「靖久……這樣……」

  清美露出哀求的表情,眼裡彷彿有一層霧水。靖久知道從體內湧出的快感使
清美感到困惑。靖久吻清美微微開啟的紅唇,把舌頭插入時,清美用舌頭纏繞。
好像不這樣就受不了的樣子,熱情的吸吮靖久的舌頭,把吸過去的唾液吞進去。

  靖久抓住清美的手,拉向自己的睡袍。清美也很大膽,從內褲的褲角伸手握
住肉棒。把已經勃起的肉棒握在手裡,分出強弱的揉搓。

  柔軟的手掌汗濕,那種舒服感使靖久陶醉,閉上眼睛享受。

  被幾個男人玩弄性器的同時,還會撫摸丈夫的肉棒。靖久對這樣的清美十分
感到衷心的疼愛,更覺得和清美結婚是對的,而且清美越來越接近他理想中的女
人。靖久更熱情的撫摸愛妻的乳房。

  「啊……不要……靖久……不要……啊……」

  清美的喘息聲更大,也更用力的揉搓靖久的肉棒。

  「各位這個女人快了,快一點動假陽具吧。」

  禿頭部長直接抓住假陽具,開始做活塞運動。

  「啊……唔……啊……」

  清美發出急促的哼聲,慢慢揚起下巴。大腿不停的顫抖,表示快要達到高潮。

  「清美,你真幸運。大家都在看你,你就痛快的出來吧。」

  靖久說話時,呼吸噴在敏感的耳朵上,又吸吮清美的耳垂,同時捏住清美的
乳頭轉動。

  「唔……啊……不行啊……要了……啊……唔……」

  清美突然伸直雙腿,頭向後仰,全身開始顫抖。她已經奔上性高潮的頂點。
所有的人幾乎都停止呼吸,只有從花瓣露出的假陽具不停的顫抖。

上一篇:【重遇初恋】【完】 下一篇:不倫荒島之家庭 [5/11]